朔间阿霏

是个渣渣
杂食动物
周泽楷的小娇妻
心尖上的许博远
叶蓝是心头肉
晓薛不逆
安雷中毒中
新墙头欧现

♡今天也在喜欢朔间凛月♡

【晓薛】《糖果屋》

文渣还要产粮,七夕出来发糖,好不好吃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OOC我的

童天幼儿园对面有家糖果屋,老板是两个男的,店里的墙上贴满了卡片,贴着的是两个老板从小到大经历的故事,进去买糖果的人都觉得很奇怪,明明是两个男人的爱情,竟然让人讨厌不起来,反而还让人从话语到内心,透露着的都是祝福。

故事要从他们很小的时候说起。

薛洋呆呆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,手里拿着刚刚妈妈塞给他的已经拆开的棒棒糖,看着看着眼角不自觉得湿润起来,眼泪还是流了下来

他和所有孩子一样,无助的喊着:“妈妈。”

幼稚园老师都在慌忙的照顾其他孩子,谁能注意到墙角的薛洋?

薛洋一直哭着,糖一直握在手里忘了吃,这时一个孩子走到薛洋旁边,摸了摸他的头:“别哭了,我爸爸老和我说,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掉眼泪的。”这孩子安慰薛洋

孩子叫晓星尘,和薛洋一样是今天第一天来幼稚园,不过他是极少数中不哭的孩子之一。

薛洋抬头看了看晓星尘,晓星尘足足比他高半头,不知道怎么了,薛洋哭得更凶了:“唔,我妈妈说,她说摸头会长不高的,哇。”

看着哭得更凶了的小孩,晓星尘嘴角抽了抽,便抱住薛洋,像以前妈妈哄自己一样哄起了薛洋,拍着他的背,嘴里念叨着:“不哭了啊,乖,不哭了。”

薛洋真的止住了泪水,和晓星尘一起玩去了,看了全程的幼稚园老师们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,那孩子,有前途。

上了小学,两个人竟然还在一个班,两个孩子依旧和在幼儿园一样成天腻腻歪歪,有些东西不管时间多长都是改不掉的,比如,薛洋喜欢吃糖,晓星尘喜欢喜欢吃糖的薛洋。

薛洋11岁生日到了,晓星尘被邀请到薛洋家参加他的生日。

到了薛洋家看到房子里只有薛洋一个人时晓星尘愣了愣,心里有了个大概,但孩子还是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开口问了薛洋:“你家里为什么……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薛洋看了看晓星尘,眼中有疑惑,但还是和往常一样漫不经心的答了晓星尘的问题:“他们啊,太忙了……”

听到这里晓星尘的心抽了抽,他一直以为,喜欢吃糖的人不管是生活还是性格都应该是和糖一样甜甜的,可薛洋……

晓星尘抱住薛晓,和第一次见面时安慰他一样,在他耳边轻说:“你有我呢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那天晚上,两人不知怎么的心血来潮,做了一个约定,他们约定十七年后,就在他们小时候那家幼稚园附近开一家糖果屋,要卖各式各样各种味道的糖果。

即使是十一岁小孩子的话,也不一定就是戏言啊。

上了高中,两人虽在一个学校,但班级不一样的问题让两个人很少见面,薛洋开始和班里的一些人混了起来,打架惹事样样不差,可不变的是,薛洋依旧喜欢吃糖,他不管在哪都习惯嘴里叼着根棒棒糖,面对朋友对他这一行为的嘲笑薛洋也只是一句“习惯了。”便一笑而过,慢慢的竟连身边的朋友们也都习惯了他这“糖瘾”

高中毕业那天,晓星尘跑到了薛洋的家里,薛洋看到闯进来的晓星尘先是一愣,然后便开始调笑:“晓星尘你不怕我告你私闯民宅啊。”

薛晓笑着,露出小虎牙,晓星尘一看心里实在是忍不了了,一只手扣过薛洋的后颈,一只手扳起他的下巴,朝着薛洋的嘴,吻了上去。

刚开始是细细的亲吻,晓星尘感觉到薛洋的抗拒,便更大力了些,用舌头撬开薛洋的牙,侵入了他的口腔,

口腔里还带着丝丝甜气,是薛洋刚吃的糖吧……

薛洋也不知怎么的,好像有根弦断了,舌头也不再继续躲闪晓星尘了,而是慢慢的配合起来。

一吻结束,晓星尘看着眼前面色潮红的薛洋,舔舔唇,神色还在回味,笑了笑,“早就想这么对你了。”

“真的啊?几岁的时候?”薛洋倒在晓星尘肩上,不忘搭腔。

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吧,当时的你可真可爱。”

“操,晓星尘原来你是个小流氓。”

“那也只对你流氓啊。”晓星尘习惯性的摸了摸薛洋的头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?”

薛洋抬头看向晓星尘,满脸不解。

“我挺喜欢甜味的,因为糖是甜的,你爱吃糖,所以我觉得你也是甜的。”晓星尘说完看了看薛洋,又在薛洋嘴上轻轻吻了一下,好像觉得不够,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唇,离开后一副忘我的样子,

“嗯,果然是甜的。”

END.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