朔间阿霏

是个渣渣
杂食动物
周泽楷的小娇妻
心尖上的许博远
叶蓝是心头肉
晓薛不逆
安雷中毒中
新墙头欧现

♡今天也在喜欢朔间凛月♡

[叶蓝] 目击者

《目击者》

叶蓝

明星叶x法医蓝

ooc我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请问叶修先生你对好友刘鹏先生的死亡有什么看法。”
“你认为刘鹏真的是自杀吗?还是另有隐瞒?”
“……”

啧,烦死了。叶修皱着眉看眼前一踊而上的记者,将墨镜摘下,看向身边的保镖,

保镖立马将眼前大堆记者拦开给叶修开了一条道,“说了多少遍我不知道了,你们自己想咋脑补咋脑补,都别来找我。”叶修边走边打发两边的记者,顺带掏出自己的烟点上,叼在嘴里。

上了车,叶修看了看四周,司机问“还去那?”

“嗯。”

一个星期前,出名演员刘鹏以外死亡,公司对外宣称刘鹏是自杀,死者生前的好友叶修也帮忙隐瞒了这件事,可真相并非如此,这是场谋杀,而叶修,是唯一的目击者。

到了警局门口,叶修想了想,好像自己这一整个星期都在警局晃悠,到底是为什么?不过想想自己总把局子里的那个小法医惹炸毛的事,叶修笑了笑,真有趣。

“喻队,这是检验报告。”

“辛苦了蓝河”

叶修一进侦查室就看到刚刚想的人,看到了他便又起了调戏的心,边向他走去边打趣道“哟,小蓝今天还这么勤奋呢,哥来了你看都不给哥倒杯水……”

“叶修,你看看墙上贴的什么。”蓝河强忍住想要打人的欲望,一字一句咬着说道。

“有什么啊,啧啧,哥怎么看不见呢。”

“叶修你怎么又在欺负我们小蓝河了,我跟你说我们小蓝河也不是好欺负的,再说了还有我,小蓝河,叶修这家伙是不是又欺负你了,看我帮你整回去……”

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叶修听到这声音直发怵,烦死了。

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对那人喊道

“队,队长,我错了。”黄少天听见叫声立马认错,还不忘对着叶修瞪一眼。

“蓝河说的是这里禁止吸烟,叶修你还是把烟掐了吧。”喻文州不忘对叶修解释。

“好好,你们警局规定真多。”

“等会有场会,你也刚好去吧,我们需要你把刘鹏当时的情况详细再说一遍。”

“好嘞”叶修立马搭腔。

四周看了看发现小法医没影了,想着可能是去法医室了,叶修便朝着法医室走去,边走边想自己是不是对这小法医关注的太多了,好像一看见他就想欺负他,啧啧啧真麻烦。

不过叶修心里,也是有了答案了。

“小蓝,哥又来了。”

坐在座位上喝水的蓝河一听到这声音手立马颤了颤,这家伙,阴魂不散啊。

“小蓝,哥喜欢你,你看你和哥要不就在一起吧。”一贯不正经的叶修忽然正经的说起话来,连蓝河也跟着一愣,看向叶修,

“叶修,这可不好玩,不是胡说的。”

其实蓝河也算是叶修的粉丝,只要有叶修的电视剧电影他都会看,叶修唱的歌他也会一遍一遍的听,原本以为叶修会和他的长相一样会是个安静的美男子,但是……印象毁的一丝不剩啊,所以蓝河觉得,叶修的这喜欢和平常一样,都是叶修在逗自己玩罢了,不过自己好像,蓝河看了看叶修,也挺喜欢他的。

“你是觉得我在逗你玩吗?”叶修打破了讲句“我会证明给你看的。”

“蓝河,还有叶修,队长喊你们去开会。”
外面有人喊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叶修答着腔,又不忘拿出一根烟,刚准备点燃它手里的烟便被抢去,

“禁止吸烟,叶修你不认识字吗。”蓝河瞪了瞪他出门向会议室走去。

“哎小蓝你等等哥,别走那么快哎。”叶修跟在蓝河身后喊。

“前面尸体化验的都说完了,死者除了手腕上的刀痕还有一道伤在脖子上,凶器疑似银丝,这是足以让人致命的。现在就让目击者说说当时现场的具体情况。”

被点到的叶修立马站起,开始回忆了起来

“那天我和老刘刚好赶完通告,聚一块准备出去吃个饭,到了饭店我去上了个厕所,出来后看到老刘没影了,就出去找,到了饭店侧门看到老刘一个人站那不知道干什么,我刚准备叫他就看到旁边冲出来一个人影,对着老刘就是一顿猛打,我不敢大意行事,就赶紧回饭店报了警,然后你们来的时候老刘就已经被杀了。”

叶修说完拿了杯子润了润喉。

喻文州看了看叶修,示意他坐下来,便又问道“这一个星期你有没有觉得有人跟着你什么的。”

叶修想了想“这到没有。”

喻文州点了点头,向身边的警员示意道
“叶修毕竟是目击者,也是证人,应为重点看护对象,你们这几天要24小时护他安全。”

身旁的警员点了点头。

“那,散会。”

叶修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了,准备回家时看见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警员,皱了皱眉

“我可不喜欢人跟着,你们都走吧都走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警员心里有些顾虑,毕竟是任务,一定要完成。

“哎小蓝”

叶修没去管警员说的话,看到后面的蓝河赶紧招手

“小蓝今晚你和哥住哥家吧,看哥随时又会有生命危险的人,你忍心吗。”

叶修超蓝河眨了眨眼睛,一副可怜加天然无害的样子。

“我,我是文职,保护你这种事……”蓝河连忙摆手,想要拒绝。

“没事没事,就跟哥回家吧。”叶修扳过蓝河的肩,看了看身后几个被无视许久的警员,摆了摆手,“这一个星期都没事,今天也不会怎么样的,放心吧。”

摆脱了警员后,两个人走在街道上,一路无言。

“叶修。”蓝河先开了口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今天说的,是真的吗……”

“什么事。”

“喜,喜欢我的那件事。”

“哦,这个啊。”叶修转过身,让蓝河面对自己,在他嘴上吻了一下,“信了吗?和我在一起吧蓝河,我很喜欢你。”

看着忽然正经起来的叶修,蓝河一愣,随即笑了笑,说了声好,灯光下的两人,紧紧相拥。

两人继续朝叶修家走,走着走着,叶修觉得不对劲了,身后有一个人,好像已经从警局跟到现在了,叶修和蓝河在路上磨磨蹭蹭,那人理应早就追到他们前面了,却还一直在后面跟着。

“小蓝。”

“嗯?”

“后面有人跟着,你先别往后看。”叶修扳过蓝河欲要往后转的脑袋。

“前面有一家便利店,你进去,给局子里打电话,最好打给黄少天,然后让喻文州多带些警员过来。”

叶修看到蓝河担心的眼神,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,“放心,哥会保护好自己的,我也不想第一天和你在一起就出事不是,我家在哪你知道吧,叫你们的人赶到我家,快一点,去吧。”

确定好蓝河的安全时叶修松了口气,继续超家走去,上了楼,那人还在身后跟着,叶修索性开了口“我说你跟了我一路了到底要干嘛。”

身后那人顿了顿,说道“因为那天你看到我了。”

“所以要杀我灭我口吗?”叶修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漫不经心回道。

“对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叫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吗?”

那人听到这句话,连忙向身后看去。

“嘿我说叶修啊这就是你不对了,队长找了几个小警员保护你你不要,你看出事了吧,还不是得找我,不过队长真神啊就知道凶手肯定回来找你,啧啧还真找上门了,哎你怎么还想跑啊,走走走跟我回局子里喝茶去。”

黄少天一把扳倒欲要逃跑的人,给他拷上手铐拉着下楼。

担心叶修的蓝河赶紧上来看叶修的情况,看对方完好无缺蓝河便送了口气。

叶修赶紧把蓝河带回到自己家里。

“蓝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犯人被抓走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我们是不是要办事情了?”

“办什么事情?”

“办你。”

“……滚。”

夜还长,拉灯。

评论(2)

热度(22)